辽宁热线-辽宁地区生活消费综合门户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热点 > 正文

曲婉婷母借改制敛财:骗征地款 签分赃协议 这次终于迎来了安排

时间:2016-07-22 来源:未知 作者:辽宁热线 点击:

核心提示:【导读】19日,歌手曲婉婷的妈妈哈尔滨市发改委原副主任张明杰因被指控贪污、滥用职权、受贿三项罪名而走上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的被告席,而女儿曲婉婷也在微博上表示等待了665天,终于迎来了安排。据了解,张明杰2014年9月22日被哈尔滨市纪委带走

  【导读】19日,歌手曲婉婷的妈妈哈尔滨市发改委原副主任张明杰因被指控贪污、滥用职权、受贿三项罪名而走上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的被告席,而女儿曲婉婷也在微博上表示等待了665天,终于迎来了安排。据了解,张明杰2014年9月22日被哈尔滨市纪委带走。

  

曲婉婷母借改制敛财:骗征地款 签分赃协议 这次终于迎来了安排

 

  对庭审的进一步安排,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未作回应。

  张明杰案开庭前19个小时,7月18日14点09分,曲婉婷在微博上写下:“665天的艰难等待,希望等来的是一个《最好的安排》。”

  长居温哥华,虽也是天寒地冻之域,曲婉婷却已距故乡哈尔滨半个地球之遥。最好的安排——这不仅是她新歌的名字,也寄托了她对母亲的情愫。

  665天前,2014年9月22日,张明杰被哈尔滨市纪委带走,7天后被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6年7月18日,曲婉婷的微博发出后不久,她的男朋友、温哥华市市长罗品信点赞并转发:“虽然在这漫长而艰难的岁月中,你一直没法和你的母亲取得联系,但我相信上苍很快会有最好的安排,让你们母女重逢。(原文为:Although you‘ve been unable to connect with your mother for a long, difficult time, I’m sure the universe has a best plan to bring you two together again soon。)”

  但51岁的罗品信的愿望,可能要过很久才能实现。

  

曲婉婷母借改制敛财:骗征地款 签分赃协议 这次终于迎来了安排

 

  千万安置费不知所终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披露,公诉机关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明杰在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以下简称“原种场”)改制过程中舞弊,涉案金额约达3.6亿元。

  公开简历显示,张明杰1956年4月生,辽宁铁岭人,民盟成员,早年曾先后担任哈尔滨市轻工干部学校科员,市轻工业局供销处科员,市轻工职工中等专业学校干部,市建委信访处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市建设局信访处处长等职。

  2002年11月,拥有民主党派成员和女干部双重身份的张明杰,出任哈尔滨市道里区副区长,直至2011年9月。原种场改制案正发生在这一时期。

  原种场,原是区属事业单位,国家繁育玉米良种的基地,黑土层厚达两米,位于哈尔滨道里区新发镇机场路和环城高速交会处附近,面积约154公顷。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09年,道里区政府决定对净资产为负值的原种场进行改制,张明杰出任改制领导小组组长,将原种场整体打包至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进行转让,标的底价为6160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张明杰与同案被告人、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绍玉及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江公司”)法定代表人魏奇共谋后,在《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讨论稿中加入有关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由张明杰以多种理由蒙蔽原种场及其上级主管单位有关人员,在已被加入包含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内容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上签字。

  

曲婉婷母借改制敛财:骗征地款 签分赃协议 这次终于迎来了安排

 

 

  2009年8月,原种场最终由东江公司以标的底价购得,而东江公司的注册资本仅为50万元。其后,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出具了《产权交易凭证》,张明杰命原种场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及公章等证照交予东江公司有关人员。

  按照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的公告,东江公司要与全体自愿上岗职工签订3年劳动合同,然而东江公司拒绝聘用原种场职工,给出的遣散费也着实微薄。一名工龄近20年的原种场老职工,收到的遣散费不足两千元。

  究其原因,公诉机关披露,张明杰在主管原种场职工安置工作过程中,未按规定由转让方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而是同意将6160万元违规转入由东江公司实际控制的以原种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并由受让方东江公司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致使其中1100余万元至今未归还。

  从左口袋到右口袋

  利用主管征地的便利,骗取近3.5亿征地款,是张明杰被指控最严重的一项罪行。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1年间,张明杰利用其作为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农村征地工作职务之便,与王绍玉及魏奇共谋,在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

  澎湃新闻获得的哈尔滨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文件显示,2010年10月25日,张明杰在关于原种场征地事务的函件上批示,请道里区土地征用管理办公室按道里区政府主要领导批示落实,协调好地块。

  2011年年中,东江公司把原种场地块中50公顷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发置业”)。

  这只是一次从左口袋转移到右口袋的腾挪。先发置业的最大股东是哈尔滨黎华家居装饰购物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是魏奇。

  2011年6月,张明杰的二哥、曲婉婷的二舅张明喆,受魏奇邀请,出任先发置业副总经理。张明喆的儿子、曲婉婷的表哥张宇,同时进入该公司工作。

  在这前后,王绍玉进入先发置业,出任总经理。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王绍玉曾作为先发置业的代表,参加该公司与道里区政府的会谈。王绍玉和张明杰同为民盟盟员,关系很好。

  非法获得土地使用权后,先发置业开始开发“五证”不全的“怡景-森林城”小区。2011年8月,张明杰调任哈尔滨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的前一个月,道里区所辖的新发镇拥有了国家级小城镇试点项目,而原种场正处于新发镇的管辖范围之内,“怡景-森林城”项目则成为了“新发镇小城镇示范区”。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7月,王绍玉代表张明杰,与魏奇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2014年9月23日,张明杰被带走的第二天,王绍玉也被调查。

  

曲婉婷母借改制敛财:骗征地款 签分赃协议 这次终于迎来了安排

 

  改制时,原种场一共有146名退休职工和420名在职职工。按照改制协议,东江公司要与全体自愿上岗职工签订3年劳动合同。

  然而,东江公司并没有遵守这一协议。已经连续七年举报张明杰的原种场职工李长告诉澎湃新闻,从2009年改制至今,在职职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一直未交。

  负责与原种场职工对接的道里区农林畜牧兽医局退休返聘干部王修贵告诉澎湃新闻,原种场职工的安置,“等张明杰判了再说,区里领导咋定就咋定”。

  张明杰被带走后,原种场职工收回了部分土地的使用权,在上面种玉米。2015年本就干旱减产,秋天临收获时,玉米地又失了一场火,都成了黑玉米。其他的土地,依然处于抛荒中。

  先发置业依然占据着原种场的部分土地,做着蔬菜市场生意。

  一位接近先发置业的知情者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秋天开始,他就没在先发置业见过张明喆和张宇父子俩。

  2015年7月1日,东江公司被哈尔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听到张明杰受审的消息,李长开始时有些喜意,但想着想着就高兴不起来了。

  相比张明杰的审判结果,他更关心因张明杰主导的“改制”而失业的工友们,关心他们一直没交的“三险”和公积金、酷寒下毫无暖气的屋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落实的改制协议。

  原种场原本有自己的锅炉房给职工宿舍区供暖,2009年改制之后,锅炉房废弃。职工们买不起蜂窝煤,在每年1月平均最低气温零下24摄氏度的哈尔滨,只得以烧碎煤度日。自来水管在低温下纷纷冻裂。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只好投亲靠友。

  “我要好好地活着,因为我要看到明天的曙光。”在母亲受审前三天,曲婉婷在微博上如是说。

  不知曲婉婷提到的曙光,是否也包括原种场的职工们。


标签: